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允许中断 >

庞青年石嘴山遗患:贺兰山尾矿治理中断

归档日期:06-13       文本归类:允许中断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宁夏石嘴山,这座昔日的“能源之城”,在经历了上一位“造车狂人“庞青年的”失败投资“之后,遗患逐渐开始显现出来——事关贺兰山生态的石嘴山相关尾矿治理工作陷入停滞之中,而这些矿区的尾矿治理,本应是庞青年及其麾下的青年汽车,石嘴山投资项目的重要配套条件。而早在2017年5月,贺兰山生态破坏曾被中央环保督察组列为重点整改问题。

  《中国经营报》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石嘴山关停非法煤矿之后,目前,尾矿治理工作陷入停滞的状态。相关、报告记载,青年汽车控制下的国马科技出现挪用资金的情况,这其中包括“安全生产保证金、生态恢复保证金等挪用过亿元,其中仅生态恢复保证金高达6277万元“。为此,石嘴山警方曾成立专案组调查,但至今未果。

  位于贺兰山石嘴山段的甘泥沟尾矿治理工程启动于2010年,如今留给石嘴山的则是一个高悬在半山腰上的堰塞湖,。

  按照尾矿治理工程投资人罗先生介绍,这个治理工程只需要两年时间就可以完成。“因为石嘴山政府在招商引资中被骗,治理工程被当地政府关闭,七年过去了没有人管这事。”

  尾矿治理工程中断源于石嘴山政府引进青年汽车拟投资267亿元的招商“骗局”。宁夏自治区政府主席多次办公会议记载,配套给青年汽车的五处露头煤矿生态治理工程按照分期逐步实施的原则,甘泥湾、驴子沟、黑湾子作为一期治理工程,而其余两个治理区则在青年汽车投资超过承诺投资50%以上,且一期工程治理验收后方可委托。“所有生态治理工程均不得对外承包、转包,否则追究石嘴山市政府的责任。”

  根据约定,青年汽车要在石嘴山投资267亿元打造西部汽车集散中心。为了尽快引进投资,石嘴山于2010年年底在投资额度未能到位的情况下将这些矿区交给了青年汽车,,后者迅速将这些矿区转手卖给个人。

  罗先生就是那时获得甘泥沟尾矿治理工程的,投资尾矿治理就是利用民间资金挖掘尾矿中的余煤并完成环境的修复,从而减轻政策财政支出实现绿水青山。按照省,这些不允许转让的尾矿治理工程均被青年汽车转卖变现,协议显示其中甘泥沟3.2亿元,黑湾子1.3亿元,李家沟1.82亿元,驴子沟5000万元。

  尾矿治理工程民间资金被挪用,作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贺兰山生态修复资金反过来还得依赖财政资金。2019年初最新消息,仅仅宁夏贺兰山东麓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工程项目预计总投资53.66亿元,其中,中央财政补助资金20亿元,实施期3年。

  青年汽车圈走的资金还有巨额生态保证金。根据省,2010年12月,青年汽车及其相关控股公司与石嘴山矿业集团成立了国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马科技”),国有企业矿业集团以正义关煤矿作为出资仅占30%的股份,庞青年作为公司法人、董事长。

  合同显示,在青年汽车进入前,石嘴山矿业集团以引进民间资本的方式将正义关煤矿分拆承包给了众多投资人,民间资金累计投入近30亿元。

  在青年汽车的控制下,国马科技的大量资金“莫名失踪”,导致公司欠薪,大批员工上访,石嘴山国资委于2013年1月牵头审计、人社、国土、安监、税务及矿业集团成立调查组。调查结果发现,两年内青年汽车总收入高达9.5亿元竟然无法支付不足百人工资。

  相关政府报告记载,“分包、转包引起大规模上访等不稳定因素”,安全生产保证金、生态恢复保证金等挪用过亿元,其中仅生态恢复保证金高达6277万元。面对巨额国有资产流失,当地警方于2013年即成立专案组,不过至今也没有拿出案件的定性。

  从引进青年汽车即掌舵石嘴山的前市委书记彭友东曾公开承认,石嘴山对汽车产业大势变化和发展产业的难度估计不够充分;其次,面对一些不确定因素突发突变后,青年汽车集团的表现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石嘴山政府层面则是“干着急没办法”。

  这次招商引资给石嘴山市带来了沉重代价。2013年4月12日,石嘴山市国资委牵头的审计工作组出具文件显示,没有按照《公司法》规定,青年汽车派驻人员从石嘴山国马科技划走资金高达3.5亿元。

  在审计结果出来后,挪用资金的路子被堵住,又恰逢在2013年年底煤炭行情进入历史低谷,2014年年初青年汽车全面撤出石嘴山。

  随后,甘泥沟等尾矿治理工程被政府关停,正义关煤矿以缺乏手续亦被叫停。实际上,在2018年4月国家能源局网站公布的全国煤矿名单中,正义关煤矿产能核定为年260万吨。国马科技总经理马旭辉,因不堪压力于2018年4月10日在家中自杀。

  作为招商引资的条件,正义关煤矿以资源配置的方式与青年汽车成立国马科技,之前承包正义关煤矿各个矿口的投资也一并划入国马科技。在青年汽车挪用生态保证金并撤离石嘴山后,这些投资人的矿口同时被要求停止开采。

  投资人与正义关煤矿的矛盾持续至今。出于各种考虑,正义关煤矿在关闭之后,仍进行处于断断续续的零星开采中。

  不过,2017年中央启动贺兰山环保整顿风暴让石嘴山陷入两难选择,正义关煤矿石被石嘴山政府列入贺兰山生态治理范畴。来自石嘴山市政府内部文件表明,石嘴山方面希望趁此借助国家环保之手彻底关闭正义关煤矿。

  与正义关煤矿命运截然相反的则是,相邻的煤矿以及石嘴山国有煤矿仍然在正常运行。目前,贺兰山生态治理工程到了收尾阶段,本该在多年前就可以通过尾矿治理工程实现的“绿水蓝天”,根据文件石嘴山则寄希望于自治区政府来统筹解决,以期待中央和自治区资金配套支持。在2018年贺兰山生态环境综合整治工作会议上,石嘴山领导表态,要牢固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推动建立生态治理修复机制、生态治理管护机制和综合执法监管体系,让生态红线真正成为不可逾越的高压线。

  记者在现场看到,正义关煤矿的矿区出入通道已被警方设卡堵住,过去“偷偷摸摸”挖煤的日子也由此终结。

本文链接:http://darwinsucks.com/yunxuzhongduan/59.html